Thinking Hard of You…

Untitled

Advertisements

周公解梦

2013元旦早上, 做梦哭到哭醒。 眼泪大颗涌出,伤心不已, 久久不能平静。不知道这开年一梦有没有什么说法,周公解梦也解释得云里雾里的。 罢了。

没有伤心的过去,
没有忧愁的未来,
有的,只是单纯的现在。

放风

十二月初的旧金山没有纽约的大雪,更没有刺骨的寒风。前几天雨下得猛点,厨房屋顶还漏了些。 不过雨过天晴,放眼望去,依然是一片绿色衬托着红红白白的小花朵。一缕阳光打过窗子,暖暖地洒在地板上。 我手碰着一杯热coco,眺望远方, 这丝宁静, 久违了。

城市里的学校,尤其是小学在我看来极其委屈孩子们。 地方不大,周围又多是车子,操场活动的地方就那末一点点。 想象那乡下田野,那蓝天白云, 那放牛,捉虫,捕鱼,抖蛐蛐儿,那鲁迅笔下社戏般的童年,简直是痴心妄想。 但大概也只有我这样的傻子还怀着这般妄想。快乐在孩子们眼里, 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了。

Vallejo Street between Steiner and Scott 中午摆上路栏栅, 为了 附近SVDP (St. Vincent de Paul School) 小学的学生出来在马路上活动。 隔着几条街,便可以听到孩子们的嬉戏声。 车子走近了,不管你是BMW, Lincoln 还是 Bentley,都自觉绕道行使。 二十几个小孩子们身穿校服,t-shirt or sweater, 蓝色的,白色的。  男男女女,高高矮矮, 在投掷追逐一个界与 football 和 softball 之间的球球。  左呼右唤,跌倒爬起,甚是有趣。 几个女孩子坐在某人家门前的石阶上,叽叽喳喳讲着说不完的开心事。 几位老师远远地, 悠悠地稍着。  我断想,这不是什末P.E. class,  大概是“放风”。  这学校一定是和 block 上的居民讲好,要不然,这“每日一歌“,尽管大概只有一个钟,也可能不大好过。 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给这个温暖的午后增添了几分喜悦, 给那将近的假期倾注了一份期许。